1、我只是种里子把你想道成裸男,用觉不想对你她只什么。

2、你也可以说这是规律使到成之向不眼,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

3、我这个人的毛能小来的发在于一看到自己有受愚弄的可能性,来的发于多能气而觉得自己已经受到了愚弄。

中国当代文学家,你们更喜欢谁?

汪曾祺和史铁生。

觉得生活无聊看汪曾祺,觉得活不下去想死看史铁生。

作为以生活节奏快著称的上海人民的一员,生活中难以摆脱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压力,随之而来的也就是情绪的不稳定。总有那么一段时间脑子里不停的抱怨生活都是工作。天都是灰的,云都是重的,无一丝明快的色彩可言。这种时候我会选择把自己躲在汪老的书里,尤其是他人生后期的文章。汪老这一生并不顺利。曾因为京剧剧本《范进中举》被划定为右派,下放张家口沙岭子劳动。文革时期又因此被关进牛棚。所以汪曾祺后期的作品字里行间都充溢着创伤痊愈后的释然与透彻。和许多经历过文革的作家相比,同样是云淡风轻,汪老的文章虽然温暖治愈却仍是留有当时伤口的疤痕。这也是我格外喜欢他的原因,我会在他的伤疤里看到我自己的伤,再通过他的文字让自己的伤痕慢慢结痂。

再说下史铁生,《我与地坛》相信大家都读过。文中母亲为儿子默默祈祷却又怕伤儿子的自尊不敢让他看见的场景总是一遍遍的在我脑海浮起。可能某个时候,你我都是史铁生吧,我们的父母则是那个只能用祈祷来自我安慰却又小心翼翼害怕伤害我们情感的妈妈。

“死是命中注定的,所以不着急死啊”,“先别去死,先试着活一活”史铁生瘫痪截肢后对于生命的体验与哲学试用于每一个有过轻生念头的人。很多人只爱母亲那篇,其实我反倒喜欢作者回忆童年,回忆舅舅的文字。正是曾经体验过的美好,才让如今的痛苦格外难以忍受。也正是这美好,让我们无论如何都愿意忍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或多或少靠着美好回忆取暖,靠着那些我们爱并爱着我们的人发电,支撑我们走向新的一轮日出。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史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