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朋友写过一篇关于阮正东的文,让我很感动:
知道这世上并没有一个阮正东,连穿着压皱了的丝绸衬衫都能风姿翩翩,笑起来的时候狭长的眉眼舒展开来,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一个人,于是连过多的描述都是世俗,看到有他的章节,就想,也许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背影,倚在一辆迈巴赫的门边,跑车的招摇挡不住他的光芒,只不过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面目。
因为并不会有一个人,每一次她掉眼泪,他都知道,为她不动声色地做尽一切,从旧房子,玻璃酒瓶到满天的花火,都准备妥贴,却只不过安静地等待,做她身后等待回头的影子。

也没有一个人笑容里面带了骄傲的苍凉,撒谎的时候沉静,可以温柔无比地转过身去,在病重的时候依然会吃力地笑,对她说,还好,你还没来得及爱上我。

也没有一个人,在暗黑的夜里,不敢开灯,颤抖着身体越过她去摸止痛剂,痛到蜷缩着手脚,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只怕惊醒了她。天明时候兀自醒来,将她搂在怀里,姿势请密无间,怀抱温暖安静,仿佛他们一直那样,一寸一寸地贴在一起,从未分开。

也没有一个人,在明明最眷恋的时候却可以镇静地掰开她的手指,一字一句都那样残忍清晰

“佳期,如果你真的爱我,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佳期,我很感谢你,这么久以来,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很满足。可是现在我想要你离开我。”

“你不幸福,这世上能给你幸福的人,并不是我。”

“我这辈子不可以了。所以,下辈子我一定会等着你,我等着比所有的人都早,早一点遇见你。”
《佳期如梦》:
说实话,认真有想了很久,觉得找不出更经典了花了,放在文章里,没一句都觉得是经典
《何以笙箫默》经典语录: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我想我们都不想和对方有太多的纠缠,何不早死早超生.
不是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重逢会是什么样子,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说一句“好久不见”的情分都没有了.
经过那么多年,我还是输给了你,一败涂地.
默笙,我很清醒,一直.很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
赵默笙,我是疯了才会这样让你践踏.
她整个人被生生的撕成两半,一颗心却仍然徘徊.有那么一刹那,她竟觉得会这么永远下去,宇宙洪荒,海枯石烂,她永远站在他的门外.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可怜这天下之大,竟没有一个没有以琛的地方.
你转身的一瞬,我萧条的一生.
而他却是一抬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阳光,那样蛮不讲理,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穿过重重阴霾照进他心底,他甚至来不及拒绝.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但这缕阳光却不唯一的照耀他.
这些年,从来不敢想象有这么一天,她又是这样触手可及,一伸手,一低头,默笙就完全属于他.
痛是午夜梦回后抓不住她轻颦浅笑的巨大空洞,是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莫名其妙的失神,是每一次成功的喜悦后随之而来的更多的寂寥……
她很吵,吵到他开始几年一闭上眼睛就可以听到她在他耳边叫“以琛以琛以琛”,可睁开眼却是一片虚无.
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有一种平静,叫做死水微澜.
其实我很懦弱,不敢主动去追求什么,只期待有天他会蓦然回首.
平静是因为已经有所决定.决定了要等下去.
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痊愈,如我.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腐烂,如他 .原来这些年,他痊愈的只是外表,有一种伤,它深入骨髓,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肆虐.
你以后会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他说,“我不愿意将就.”
其实等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他们给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辈子
从此以后,任何一个终点,都不会再有以琛.
既然我找不到你,只好站在显眼的地方让你找到了.
心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缠住了,一步步地靠近他,那线一寸寸地收紧.
温热的拥抱,好像要把他心底最后的那一点涩意都蒸发.就这样吧,以琛想.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再也不去在意.因为他已经是如此的累.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幸福.
“以琛,我很想你……”默笙听到自己说,或者是那个的自己,那个在异国他乡的赵默笙在对以琛说.我很想你.以琛,你知道吗.曾经站在异国街头,满眼异样的肤色,连一个像你的背影都看不到。现在终于可以告诉你,我很想你.
“他也这么亲过你吗?”低哑的声音,泄漏了他一直苦苦隐藏的情绪.眼底是她醒着的时候绝对不愿意让她看到的痛楚.以琛低下头,和默笙呼吸相闻.他也曾经离你这么近?他也曾得到你的笑靥和一切热情?他也曾……
他一直以为他们是一样的,他在这个世界孤单着,而她在另外一个世界.有一天她会回来,或者有一天他等不了去寻找……
以琛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份胸襟.很介意.介意她心灵上的走失.
一旦见过这个名字,生活中好像就处处看见这个名字.从那天开始默笙时不时的心不在焉叫何以琛.默笙嘴角莫名其妙的微笑叫何以琛.默笙忽而的落寞叫何以琛……默笙开始频繁地和他提起这个名字,好像终于找到一个人可以讲讲那个人一样.那个人多么多么聪明.那个人多么多么能干……
好吧,何律师暗暗承认,他其实很享受.而且,把她这些小脾气养回来,也真的很不容易.
她陷在他怀里,被他扣住了腰,笑嘻嘻地想爬起来,手撑在他胸膛上,沐浴后的清香盈满他鼻间……以琛有刹那间的沉迷.这一切都是他的渴求,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也许这其中还夹杂着对自己的自厌,因为就算那个时候,他竟然还是不想分手.那一时激烈的话自己说出来也觉得心痛如绞,默笙呢?而且自己几乎……是立刻后悔了吧.
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其实等待与时间无关,它是一种习惯,它自由生长,而他无法抑制.
也许是因为她叽叽喳喳的声音添满了他空虚的心灵;也许是因为她明明不喜欢上自习却硬撑着陪他,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口水浸湿了他半本刑法书;也许是因为她自己英语四级没过却还兴高采烈的拉着他庆祝他六级得了优秀,不过那次她被他训得很惨,女友不教,他之过……那时候她还可怜兮兮的举手发誓下次一定过四级,绝对不给他丢脸。可惜,后来再也没那个机会了……
他却是一抬头 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阳光 那样蛮不讲理 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穿过重重阴霾照进他心底 他甚至来不及拒绝..
她是他灰暗的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