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丢失的,常常不仅仅是青春和爱情。
  2 高兴不高兴,都要一天一天的不厌其烦的活。


  3 将自己混迹于人群,装作天真无邪,装作兴高采烈,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本事。


  4 时间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东西,它不经任何人同意就任意的改变一切。


  5 我是一个病孩子,我的病谁也无法医治。


  6 以后我们永远是一起的,米砂。我愿意相信。


  但谁可以告诉我,永远他到底有多远?


  7 我们的心,是不是也像这些小小的沙砾一样,只有不断缩紧自己穿越狭窄的缝隙,才能得到皈依,不再孤独?


  8 沙漏颠倒反覆,人生的阵痛便经历一次又一次。


  99秒。


  可是米砂呀米砂,人生有多少99秒?需要多少的勇气,才能经得住这一次又一次的痛彻心扉呢?


  9 要知道,快乐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对我而言,它总像泡沫,来的时候晶莹剔透,去的时候迅疾无情。


  10 大人的世界充满欺骗肮脏,我真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长大,不要长大。


  11 我努力对着她笑了一下,问她:“什么是宿命,米砂?”


  她想了想,答我:“宿命就是以为走了一大圈,可是原来还在原地。”


  “而且,原地站满了人,他们都在嘲笑你的愚蠢。”我迅速的接她的话。


  12 雨水打在我的脸上,变成眼泪。我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哑巴一般的哭了。


  13 而我终究要离开,像风筝飞翔很蓝的天。


  14 或许,有的人,是有的人的劫数;而有的人,就是有的人的拯救吧。


  15 当我从它的校园里穿梭而过时,刮起的风会让每一片树叶都沙沙作响,仿佛急于想我倾诉什么,只可惜迷茫的我去我从未有过任何领会。


  16 17岁是青春的尾巴,短暂而灰败;像一首钢琴曲的最后一个音符那样,无论用上多么高亢的调,结局都是消失与离开。


  17 我活该。我愿意。


  18 当你做出一个你认为绝对正确的决定时,现实还你一个狠狠的耳光。这是上天在教你懂得低头。


  19 之所以叫她蟑螂,是因为她常常会在最不该跳出来的时候猛地跳出,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20 Please be brave,尽管赠我这句话的人早已不知去向何方,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准循着它的指引,走下去走下去。无从选择,而且要快乐接受。无论我是17岁,或是70岁。


  哪怕我的人生,是一场早已受到诅咒和带领的游戏。


  21 是谁说过,管它风动云动就是不能心动,一动就会死人。


  22 所有的灾难,所有的不孝,所有的委屈都会过去,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然而,17岁的我们,又怎么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23 白色的沙砾,缓缓的滴落下来。


  就像一串无尽头的泪水,又仿佛一线来自天堂的烟尘。


  24 勇敢的离开,就像风筝那样,飞向,蓝得那么灼热的天。


  25 不爱我,就滚!


  如果有天我死了


  你就不留余地的忘掉我


  世界上的事


  就这么简单


  26 我也爱这个虽然荒诞不可信任,可是给过我温存和爱的世界。


  27 如果我睡了请不要叫醒我。


  28 在这个世界上,我听过的最动听的话是:我要养你一辈子。


  唯一可惜的是,当我懂得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老去。


  “灯笼易灭,恩宠难寻。”我从别人的博客上抄下这八个字,放在我的博客上。忽然之间,天昏地暗。


  29 私奔的公主,无论旅途多么辛苦。幸好还有可以随时温暖你双手的脖子和说不上有多平淡却一点也不掺假的幸福。


  30 全部都是灰色的,深深的灰色。


  深深的灰色的天空,深深的灰色的学校建筑,深深的灰色的教师连廊,深深的灰色的铅笔素描,深深的灰色的我的毛衣。


  31 对不起,请不要再来参观我,因为我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我。


  32 16岁的米砂和17岁的米砂剪着一模一样的短头发。眼神却永远不再一样了。


  33 失去一切并不可怕,怕只怕我们抵抗不过回忆。


  34 同班的学生都当我是公主,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是美丽世界里的孤儿,一无所有,伤痕累累却还要强颜欢笑。


  35 我们如此幸运。